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孟令芳艺术馆

孟令芳,字仲达,男,194412月生于河北省新城县,大学专科毕业。历任中国书协四届理事,北京文联五届理事,北京书协三届秘书长、顾问,北京神州博古书画院副院长,汉衢北戴河艺术馆长,北京市职工书画协会艺术顾问等职。

自幼习书,致力于各家名帖。尤爱孙过庭、王羲之、米芾、文徵明等诸家。博采众长、自成风貌。善书行草,其作品清峻雅洁,洗练婉畅,气韵生动,变化有致。多次入选国内外重大展览和编入《论语百家书》、《唐宋诗百家书》等多部书集,并为许多重要博物馆、美术馆所收藏,以及多处碑林刊刻。

在主持北京书协工作期间,注重书法的普及与提高,注重理论建设。创办了《北京书法艺术年鉴》、《北京书法报》。多次赴日本、新加坡等国办展,进行书法艺术交流。2005年被中国文艺家协会等部门授予“中国当代杰出功勋艺术家”荣誉称号;2006年被授予“中华当代文化名人”和“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出版有《孟令芳书法艺术》,主编《中国当代百杰书画名家精品集》等。

 

孟令芳:古质今妍 风规自远

 

世人常用曹植《洛神赋》中经典之句来赞美王羲之书法之美:“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这种溢美之词把一代书圣的气度胸怀、风神情愫描述得淋漓尽致,同时也反映出书法作为一门艺术所蕴含的至高唯美的精神境界。在当下,艺术呈百花齐放的繁荣状态下,书家该如何汲古纳今、赶超前人传承性发展,就成为一个重要课题摆在面前。立根传统,师法自然的著名书法家孟令芳,就以近半个世纪的实践,走出了自己“清风出袖,明月入怀”的理想境界,自然流美的书风为当代书坛增添新貌清风的同时,也展示了书家丰富的内心世界和超然的艺术追求。

清杨守敬说:“品高则下笔妍雅。”孟令芳书作就是其人生品格的真实写照。孟令芳工正、隶、行、草,尤擅行草书。其书风疏朗俊逸,清雅和美,含蓄内敛,风骨挺然,尤其是他的行草书,行云流水,变化万千,云卷云舒,收放自如,豪放时如秋风扫叶,寥寥荡荡;细微处如春雨润物,纤纤采采,静如秋水,动如蛟龙,于流美中呈现出书家恬静和美的内心世界。明代项穆在《书法雅言》中云,“书之心,主张布算,想象化裁,意在笔端,未形之象也。书之相,旋折进退,威仪神采,笔随意发,既形之心也。”孟令芳的书作就是其心手合一、神融笔畅的结晶。正所谓,胸中自有丘壑,故神气浑然、神采飞扬。

近年来,年逾花甲的孟令芳离开领导岗位后,有了更多时间来研究书法这门博大精深的艺术。尽管他已进入艺术收获期,在书坛有了很高的名望和地位,但依然临池日课不辍,继续研习、临摹名家法帖,“每一次临帖都有收获”,孟令芳说。他还经常去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等地观摩古代及近现代名家书法展,自己也参加一些高水准的展览,进行更多的交流和学习。在孟令芳看来,师古而不泥古,就要放眼世界,广吸博收;笔墨当随时代发展,就要独辟蹊径,自成一家。

孟令芳出生于1944年,受家庭影响,自幼习书,在成长过程中,虽历了社会的动荡和时代的变迁,但他始终坚持了自己的信念。工作后,无论是在首都警卫师当兵,还是在轻工局管干部,以及后来在北京书协搞管理,书法始终如不离不弃的伴侣,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正是这种执着,使他有了今天的成就。孟令芳非常强调对传统的学习。古人云,“能观千剑,而后能剑;能读千赋,而后能赋。”他说,只有对传统研习精深,充分汲取古人营养,才能对书法的规律了熟于胸,才能把各种技法信手拈来,纯熟运用。

孟令芳习书,有着漫长的过程,或许有人认为,他在传统中浸淫的时间太久,而孟令芳认为,书法没有捷径可走。为此,他几十年如一日沉浸在传统学习中,周金汉石、晋帖北碑、唐贤宋哲乃至明清诸家,都有所涉猎。在思接千里、神交古人的过程中,他博采众长,逐渐形成了自己清新隽雅的风格。孟令芳喜“二王”、孙过庭、米芾、黄山谷等诸家书艺,尤爱文徵明。在他看来,文徵明虽亦从“二王”传统中走来,但推陈出新,自成一家,且有着更多文人卷气。在年少时,他偶观文徵明《滕王阁序》,被深深迷住,从此对其作品爱不释手。文徵明书作大多是手札式,其书体流畅简洁,结字、线条,几近完美。通过大量研习,孟令芳也总结出其特点,收放不足,平淡有余……在总结吸收前人的基础上,孟令芳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书写习惯,下笔果断沉稳,结字平衡丰满,行笔流畅简洁,线条干净利落,书风既有传统书卷之气,又有时代蓬勃之貌。

书法艺术贵在创新。“上古真淳以质,中古德善以法,今时美受以形”,孙过庭在《书谱》中亦道,“古今所尚不同,古质而今妍。”中国书法从最初的书写记载工具到今天成为“非遗”、“国粹”,历经千年且“江山代有人才出”,就是因为后浪推前浪式地不断创新。孟令芳深知创新对一个书家的重要性。他习书最初从隶书入手,又历经楷书、草书、行书阶段,后专研行草书,在各体融会贯通中,互相借鉴,取长补短,形成自己的风貌。南宋词人姜夔在《续书谱》中说:“方圆者,真、草之体用。真贵方,草贵圆。方者参之以圆,圆者参之以方,斯为妙矣。”孟令芳的行草书,就是方圆曲直,率性而为;点画飞扬,秀美多姿。他通过对笔画长短、肥瘦、纵横、曲直、方圆、平敬、巧拙、和峻等不同处理,显现出高超的技艺和独特的匠心。

孙过庭在《书谱》中说:“思处通审,志气和平;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孟令芳认为,和谐自然是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书法作为一门艺术,创造美是首要的,好的作品,无论从视觉上还是意境中,都要和谐自然,给人以舒适轻松的美感。且书法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古质今妍,其笔墨亦当随时代发展。

艺无止境。孟令芳说,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穷其一生也只能是仰冰山一角,因此他本着活到老,学到老的态度,书山墨海中挥汗如雨耕耘不止,在力求自己的书艺更上层楼的同时,为人们创造更多的美。

 


 

 



TAG: 艺术馆
 

评分: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