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张凡凡:清新文化促进人和社会向上发展

清新文化促进人和社会向上发展

张凡凡

清新文化不但有利于人的才能的全面发展和人的素质的全面提高,而且有利于人的高尚人格的塑造。清新这种健康的审美风尚完全适应中国当代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能够促进个人和社会的健康向上发展。清新文化坚守真理,以“仁爱正义、纯真高雅、清新自然”为方针,具有文艺所特有的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功能,充分发挥文化“以文化人”的作用,以标新立异、独特新颖的姿态不断作用于人的心理层面,让人们感受到淳朴之风,缓解人们来自社会生活工作各方面的心理压力,从而让人们形成积极、健康的心态,营造良好的心理基础和社会氛围,净化社会风气从而促进社会健康稳定发展。清新文化通过各种文化活动形式弘扬优秀文化;以中国优良传统思想体系为道德规范,注重气节、自强不息、刚毅正直、坚忍不拔等精神;勇于创新;具体形式如文学书画音乐等各种形式不限;各种艺术形式相结合是清新文化的特色。清新文化是一种思想、思潮、一种流派或一种信仰,体现了文学艺术家对清新的艺术风格的追求。先进文化是对中国古代传统文化批判继承的科学成果,而清新文化是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上的最新理念的再创作,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创新,综合古典和现代的精华,使传统文化更赋有时代性。

代表了中国文化的核心

“清新”的字指的是风格,代表了中国文化的核心。清的风格占据了文艺中的核心地位。字,字典里的解释是:"纯净没有混杂;寂静;公正廉洁;单纯"等。在传统哲学如道学、儒学、佛学等中时常体现出字,中国人通常信仰儒、释、道三种美学,它们共同构成了中国艺术精神。尤其是道学,它是中国传统哲学的基础,是传统观念的主要源头。清静无为是道家中最为重要的思想,三清为道家哲学学说的象征。三清即玉清、上清、太清三种境界。在儒家、佛家的学说里也常出现字。文化艺术以哲学为基础。因此,清的风格是中国古典文化艺术的基本风格,是艺术之魂,是意境之魂。是中国文艺中的一个独特概念,在文艺的历史语境中,它既是构成性概念,又是审美性概念。凡成为名家大家者,格调必清。可见,清的风格在文艺中的核心地位。这一理论在历史上是有根据的。的概念首先是作为生理学意义而出现在魏文帝曹丕的文气论里,他说: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人禀气而生,气有清浊。清气是正气。中国传统优秀文化一直是尊清贬浊,以清浊论人。因此,“清”也成为人物品评的重要标准。

从陆机到钱起的六百多年间,这种非常文人化的趣味已逐渐定型。在先秦出现在音乐评论中,耳辨音声清浊。师旷鼓琴的故事,对《清商》、《清徵》、《清角》不同乐曲有具体描写。西汉张衡《西京赋》:女娥坐而长歌,声清畅而蜲蛇。将清字与音乐给人的听觉印象联系起来,而清字同时成为形容音乐美的概念,直到后代一直沿用。六朝时用于文艺批评,到唐代诗论中,已成为很活跃的诗美概念。但它的内涵直到明代评论家才加以概括,形成有关的审美观。由于它自始至终都是与古典文艺的终极审美理想相联系的一种趣味,这决定了它在古典文艺学中的重要位置。

是中国文学艺术乃至文化的核心范畴,是人们内心的信仰和精神追求。

“清新”的字,是创新,文化只有把握时代脉搏的创新,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它有三个含义。首先,字强调的是时代性。本就有出新的意思,与组合后更强调了出新、创新之意。清新文化作为一种思想意识形态是不可能脱离一定的社会而存在的,不可能一成不变,因而,具有社会性和时代性。其次,是刚柔相济的,有一种说法叫刚健清新,可见清新可以跟刚健在一起,因为作为形容词是柔弱,而作为动词是刚劲的。不“清” 无以新,不清除污垢就不能“新”,不可能达到真正的清新。道德环境和文化环境的净化对于人们的精神生活至关重要。良好的道德、文化环境让人心旷神怡、精神倍增,不良的文化环境让人精神萎靡、躁动不安,甚至严重的危害社会。第三,相对于而言的,虽然人们求变求新的态度很强烈,有着喜新厌旧的心理,但客观上讲,并非所有的都是好的、符合人们意愿的,所以必须对进行一定的限定。这种用限定的就是一种好的,一种纯净的、脱俗的。清新文化虽然强调创新,但这个“新”不是一些沉渣的泛起,不是一些老旧的修补,而是在追求真理的基础上的创新。清新文化高举烛照人生、驱散黑暗的真理火把。一个人,只有选择了真理作为最高价值,才有与种种假恶丑作斗争的思想武器和人格力量。一个国家只有以真理为动力,才有前途和希望。因而,在这个只认强弱不问是非的时代,只有求真务实的文化创新,才是“清新”的。

“清新” 逐渐成为社会的自觉向往

“清新”是一种意境。画家之所以常以梅、兰、竹、菊入画,是因为梅的高洁,竹的坚贞,兰的静逸,菊的孤傲,最符合文人高士理想的品格,最适合寄托情怀。王羲之的书法、顾恺之的画、陶渊明的诗、龙泉窑的青瓷、朴实无华的古典家具,堪称自然可爱的清新之美。这种美沁人心脾,沉浸其中,人进入了深深的梦境。在清新里,我们看到了真善美。这种自然无华的美才是最高境界的美。我们听很多歌曲,有的听一遍记不住,而很多古曲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它将人的情感与大自然风景融合的天衣无缝,完全符合人们的对于清新的净化心灵的功能诉求,成就了艺术的不朽。我国传统的古曲《高山流水》,那种自然、那种美好追求,是真正的仙乐。《二泉映月》似乎人融入大自然中,随着乐曲的一张一弛,一明一暗,一缓一急,在山泉之间流淌。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国家的形象。文化影响人的思想,思想指挥人的行动,所以,文化是第一重要的。这是个缺乏信仰的年代,人们通常盲目的信仰,而“清新”是真理,是一种正确的、健康的信仰。人可以在清新这种意境中人格升华,也可以在这种信仰里净化灵魂。通常,文化艺术具有教化作用。事实证明,文化完全可以代替宗教的作用。文化作用于人的精神世界,影响人的思想,提高人的素质。清新文化以其独特的审美应用广泛,可以有效发挥文化这一功能。

由此,清新文化是当代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并且能够促进社会的稳定健康向上发展。

首先,中国当代文化界对清新文化的认识越来越深刻。中国当代文化界在理论上对清新文化的认识越来越自觉,一批文化理论家在倡导清新文化的同时深入地探讨了清新文化的特征以及发展规律,取得了显著的进步,在文化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他们认为,激浊扬清是时代和人民对文艺的要求。清新文化弘扬永恒正义,强调文艺作品反映真善美战胜假恶丑的历史发展过程,要表现出邪恶势力必将没落的历史发展趋势。可是,中国当代有些作家艺术家却不是弘扬正气,而是热衷于渲染暮气和邪气、表现小人得志和正不压邪的历史发展趋势。人们感受不到、更看不到正义力量终将战胜邪恶势力的发展趋势。有些人非常迷惘,看不到现实生活中的新生的未来的力量,而是拜倒在金钱这种可以颠倒黑白的力量面前。甚至从根本上否定了现实的未来的力量。这些文艺令人泄气、丧气,悲观、颓废,给社会带来了不良影响。提倡清新文化就是激浊扬清,就是抵制这种文化的歪风邪气和暮气,促进那些优秀文艺起到引领作用。

清新文化完全适应中国当代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首先,清新文化反对骄奢淫逸,崇尚节俭朴素,符合中国当代社会的发展需要。奢侈之风不仅不利于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对培养良好的社会风气也百害而无一利。其次,清新文化反对投机钻营,提倡精神寻根,符合中国当代社会固本强基的发展要求。最后,清新文化反对恶俗下流,崇尚健康向上,顺应了中国当代社会正在崛起的发展势头。

其次,清新文化不仅是中国当代文化界的现象,而且成为整个社会的普遍向往。这就是说,清新文化不仅促进了人的精神生活的变化,而且影响了人的物质生活、政治生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清新文化逐渐成为社会的自觉向往。清新这种审美旨趣和价值追求也不会仅仅停留在诗学、书画等艺术的领域,它对生活、文化特别是文化生活产生深刻引导作用。这就是说,文学艺术要清新,生活要清新,文化也要清新,文化生活也要清新。清新是健康文化的一个基本品格。文化既超出生活、高于生活,但又融入生活、引导生活。文化对于生活的引导作用无处不在。清新的生活、清新的文化则涉及整个社会生活和文化;清新成为整个文化生活的价值指向和品格追求。清新的文化生活旨在对于现实的文化生活的一种超越、从而提升文化生活的品位、旨趣和精神境界。在寻求精神满足的追求中,更有一些人是寻求一种清新的文化生活,那就是从现实生活中超越出来,追求清纯新意、高雅诗意的文化生活,赋予生活以清新的格调。清新的文化生活不能缺乏物质基础,但不以物质的满足为手段,不以庸俗低俗为方式,不以因循守旧为目标,而更注重精神的独立、自由和创造。可以这么说,大凡有所作为的人,都体现了清新的文化生活品格。他们向思想的深处、向精神高地进发,做出了杰出贡献。清新的生活、清新的文化、清新的美学,三者其实是融合在一起的,体现了清新作为我国传统审美文化核心范畴所具有的生命力。

精神产品的商品属性和审美属性这样的双重属性,带来了精神产品生产的“两个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多数情况下,精神产品的两个效益是统一的。也有两个效益不统一的时候,甚至产生矛盾和冲突。比如,有些很有价值的学术著作,经济效益不理想,甚至出版不了。而一些低俗恶俗的东西似乎市场很好,但给社会带来精神污染,社会效益极遭,对社会的危害越大。因此,在宣传文化工作中要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作为最高准则,当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发生矛盾时,坚决服从社会效益。改革开放以来,文学艺术商品化庸俗化倾向严重。文化拜金主义、一切以市场为取向导致了有些人不惜降低艺术品位、出卖人格来迎合读者和观众,导致文化的庸俗化、恶俗化。有些演员到处乱跑乱演,用一些低级的内容和形式去捞钱,欺骗观众。这些都严重败坏了社会风气,污染了文化环境。如果假恶丑不能偃旗息鼓、销声匿迹,真善美永远不能真正盛行,只有坚决的与假恶丑作斗争、洗涤污浊,才能真正弘扬真善美,这个世界才会清新、美好。只有扬起文化的清新之风,通过有效的政策调控和正确的舆论导向,文艺的恶俗化才能得以坚决的遏止,我们才会有一个健康有序、公平发展的文化环境,社会才能健康向上发展,社会风气才会好起来,人民群众才会满意。

文化发展的多样化深化,会产生一些矛盾。偏离了道德方向的矛盾应该用严肃的法律手段来解决。解决矛盾是维护稳定健康和谐发展的必经之路,矛盾解决不了就会出现乱糟糟的局面。一方面要“扬清”,一方面要“激浊”,就要给群众和社会提供清新的而不是恶俗的甚至腐朽的精神产品,这是必要的前提。在文艺工作中,有没有这样的理念,直接影响到文艺的方向和作品的导向,影响人的发展和社会风气。

清新文化的特征

清新文化是倡导清真清正清廉的文化,是追求真善美和弘扬真善美的文化。首先,清新文化力戒随波逐流,左右摇摆,甚至追逐狭隘利益,而是追求永恒真理。其次,清新文化是弘扬正气的文化。清新文化弘扬永恒正义,强调文艺作品反映真善美战胜假恶丑的历史发展过程。再次,清新文化是求真美的文化。最后,清新文化是秉承公正、践行清廉的文化。

概括地说,清新文化出现了这样四个显著的特征:第一、清新文化是一种追求人的全面发展的文化,坚决抵制畸形文化。在中国当代社会,不少人过于追逐物欲,丧失了对精神的崇高追求,出现了畸形发展的严重现象。尤其是一些人正在奇幻视觉与娱乐假象的享受中消蚀掉对社会生活本质的判断力,沦为被钩魂摄魄只剩躯壳的天真粉丝乃至忘记自己是谁的游魂野鬼。不少人在这种只重技术与金钱而忽视精神的片面追求中畸形发展了。清新文化不但倡导人的健康而全面的发展,而且反映人的健康而全面的发展,批判人的畸形化片面化,让人们形成积极、健康的心态,营造良好的心理基础和社会氛围,从而促进整个社会的稳定健康向上发展。

第二、清新文化是一种追求社会共同发展的文化,坚决反对奢侈文化。在中国当代社会,竞争日趋激烈,不可能出现五个手指一般齐的状况。有些奢侈文化助长了社会的片面发展。而清新文化则追求社会的共同发展,强调人人都应拥有共同的平等的发展机会。在中国当代社会,人民群众并不强烈憎恨贫富差距,而是憎恨发展机会的不平等甚至丧失。因此,清新文化强调社会的共同发展,是对人民群众的普遍诉求的反映。

第三、清新文化是一种追求创新的文化,坚决超越守成文化。清新文化所追求的创新不是自足的,而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创新。这是中国当代社会的发展阶段所决定的。中国当代社会的发展已由赶超的模仿和学习阶段逐渐转向自主的创造和创新阶段。清新文化正是应这种自主创新的历史阶段而生的。人类文明发展历史是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文化互相交流、互相吸收、互相促进的历史。也就是说,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文化,并不是孤立地前行和发展,也不是与其他民族、国家、地区的文化平行地行驶;恰恰相反,它们总是经历着一个互相交流、互相吸纳、异中有同和同中有异的发展过程。如果一个民族真正的、进步的、优秀的东西不是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和丰富,不是对人类文化的创造和推进,就很难融入人类文明中。清新文化强调在人类文明发展的格局中把握文化的前进方向,不仅有利于克服民族文化的局限,而且有利于推动民族文化融入人类文明中并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做出独特的贡献。因此,“清新”不仅是文化的核心、主流,也是人们内心的诉求和共同信仰,这一诉求模糊了宗教和国家的界限。艺术和宗教的融合促进了彼此的发展,而文化正在逐渐取代宗教的作用。道教的三清境、佛教的美轮美奂的雕塑绘画、基督教的唱诗班,共同体现出了超然的境界,即“清新”。人在脱俗中,感受到鸟语花香、小桥流水、清风明月,忘记了世事的烦扰和琐碎,浸润在一片清新之境中,这也是清新文化的重要表现。

第四、清新文化是刚柔相济的文化。近年来,文艺界流行一种小清新审美风尚。这种清新审美风尚反映了当代人对清新审美需求的强烈渴望,表现了当代人对清新文化生活的向往。而清新文艺则在吸收这种偏于柔弱的小清新文艺的合理部分的同时,也容纳那些追求阳刚和崇高审美风尚的大清新文艺,提倡刚柔相济的文艺。清新文化追求自然而然的艺术境界,追求合规律与合目的的高度统一。清新文化还是丰富和明朗的和谐统一。比如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不完全是“洁身自好”,还有在抵制和拒绝污泥的斗争中保持自身洁净,不同流合污。因此,清新文艺不是单纯,而是明朗;不是复杂,而是丰富。清新文艺反对脱离内容的形式雕琢,追求形式与内容的统一,文与质的统一。

清新文化需要全面推动

清新文化理论经历了十多个年头,与时俱进,不断吸收各种先进的理论精髓,得到了丰富和扩展,发展成了一个适用于社会、适用于文化发展、适用于时代、适用于群众精神追求的理论体系。任何一种理论只有与国内国际实际情况相结合才是一种具有生命力和号召力的思想,清新文化正是这样的思想。

体现中国精神、中国形象、有思想有内涵的作品才是好作品。清新是积极向上的力量,这种理念应用广泛,不管在什么时候,对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都是有益的。广义的文化是指人类在社会历史又是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文化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无处不在,无所不包。清新文化正是发挥了文化的功能,可净化风气、促进人和社会健康发展,也可形成文化品牌、促进中国文化走向国际。因此,清新文化需要更多人来自觉担当起这一社会责任,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来推动才能实现其社会价值。

文化的本质是创造,这种创造称之为“原创”。清新文化是原创性文化中的杰出代表,是文化事业,可以成为民族和时代的象征,其价值是永恒的。文化事业的产生和发展,单单依靠功利性很强和商业味很浓的文化产业是难以实现的,只有个人或团体呕心沥血、不懈追求,在政府的支持下,在良好的环境和条件下才能得以完成。只有政府投入,才能把清新文化办成导向性、示范性、代表性的高水平的文化,它才能发挥作用。“繁荣文化事业靠政府,发展文化产业靠市场。”区分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唯一标准就是是否以营利为目的。文化事业的原创性特征是文化产业无法替代的,只有在文化事业大为繁荣的前提下,文化产业才能赖以发展壮大,而清新文化目前所处的阶段是文化事业阶段,因此它是需要政府和社会扶持、推动的文化事业。只有政府在政策、财政、舆论等方面的支持下,清新文化这一文化事业才能更好的实现价值,才能实现其长远发展目标:重振泱泱文化大国的雄风,重新焕发悠悠文明古国的荣光,真正实现中华民族的全面复兴,促进世界文化的健康发展,维护世界和平与融合。

在中国历史上,凡是在文化上出现清新风尚并得到大力发展的历史阶段,都是历史的重要时期,既是中国历史由弱转强的历史阶段,也是中国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历史阶段。因而,中国当代社会在促进清新文化发展的同时应积极投身清新文化的建设中。

 

张凡凡,本名张凡,湖北黄冈人,文化学者,诗人,词曲作家,书画家,歌唱家,传媒人,研究生毕业,中国清新文化创始人、清新文学、书画、音乐创始人,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理事,中国榜书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北京音乐家协会会员,北京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清新书画院秘书长,中国长城将军书画院副院长,清派网(清新文化网)总编。多次在《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艺术评论》、《民讯》、《民主》、《诗刊》、《词刊》、《散文百家》、《北京晨报》、《团结报》等刊物发表作品。她自小爱好古典文化,2002年提出中国清派文学以及清新文化的概念,以此引领中国文化潮流,并有志此生致力于此。她在理论、文学、书画、声乐方面有较深的造诣。从20051月至201311月,张凡凡组织举办了十届清新文化研讨会中央政治局委员孟建柱、国务院秘书长杨晶、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昌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何鲁丽、全国政协副主席马培华、全国政协副主席阿不来提·阿不都热西提、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兼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欧阳淞、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副书记李智勇、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铁木尔·达瓦买提、武警总部原司令员吴双战、原国务院副总理吴桂贤、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副部长蒋光化、中央统战部原办公厅主任张志功(习仲勋秘书)韩国前总理李寿成、汤加国公主殿下Salote、多国大使参赞等国内外各界领导、学者、文艺家给张凡凡和清新文化题词,对她在促进文化交流、促进社会健康发展等方面所做的工作进行了肯定和鼓励。

 


 

评分: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