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张凡凡理论文章《突出重围的清新文化》

张凡凡

 

中国当代清新文化不同于小清新文化。这种清新文化不是逃避现实,而是直面现实;不仅是自我保护,而且要勇于社会担当;不仅积极介入现实,而且对未来充满美好的畅想。中国当代清新文化的灵魂就是中国梦。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是自我封闭的发展,而是积极参与世界发展潮流并推动人类文明向前发展的伟大崛起。可以说,中国当代清新文化就是中国当代文化界在追逐中国梦的过程中产生的文化现象。

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中国文化界知识分子的审美趣味重新抬头。这种知识分子的审美趣味不是不重要,自有它不可否认的价值。但是,这种知识分子的审美趣味的泛滥却不利于中国当代文化的健康发展。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文艺界出现了“表现自我”的思潮;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文艺界出现了“躲避崇高”的思潮。这些文艺思潮推动中国当代文艺逐步从对人类社会生活的关注转向对自我内心体验的感受,从对“大我”的表现转向对“小我”的揭秘。有些文艺创作在这种蜕变中甚至堕落为自娱自乐的游戏,完全丧失了社会担当。这就将基层民众的审美趣味和知识分子的审美趣味完全对立起来。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绝不是极少数人的发展,而是中国人民的共同发展。也就是说,没有中国人民的共同发展,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真正有出息的作家艺术应该积极参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并在艺术创作中把这种历史进步有力地反映出来,创作出震撼人心的艺术作品,而不是置身事外,一味地在自我世界里沉醉。如果作家艺术家完全局限在狭隘的自我世界里,就会丧失对社会的思想能力,甚至堕落为社会的弃儿。在中国当代社会发展的历史转折关头,一些比较有出息的作家艺术家看到中国当代社会基层民众在沉重现实中没有消沉甚至堕落,而是在改造客观世界中脚踏实地的创造着美好的未来。这些社会基层民众虽然没有改天换地的伟力,但却有水滴石穿的威力,并以滴水丰富和扩张着人类历史的海洋。他们既不稍成即安,也非永不餍足,而是在不断进步中充实自己并享受生活的快乐。这些比较有出息的作家艺术家虽然没有完全摒弃知识分子的审美趣味,但却进行了艺术调整,自觉地超越自我世界,并从汲汲挖掘中国当代社会基层民众的一些保守自私、固步自封的阴暗痼疾转向着力表现他们主动创造历史的敞亮心胸和伟岸身影。中国当代清新文化就是这些比较有出息的作家艺术家艺术调整的产物。中国当代文化界绝不能囿于狭隘利益的束缚,囿于各种理论偏见,而是应该真诚地深入地大胆地看取这种惊涛拍岸的文化潮流并勇立潮头唱大风,以先进文化引领多元的文化潮流健康而有序的发展。

每当历史出现转折的关头,清新文化都会勇立潮头。中国当代清新文化可以说是应运而生,完全适应了中国当代社会由追赶学习阶段到自主创造阶段这种转折时期。清新文化有这样三个显著特征,一是追求人的健康全面发展,抵制人的畸形发展;二是追求社会的共同发展和共同富裕,反对奢侈、浮华和炫富;三是追求自主创新,超越固步自封。

 



TAG: 文章
 

评分:0

我来说两句